【焦点】“水帘洞”生活两年多过百次投诉无结

2019-06-06 03:22栏目:生活
TAG: 生活

  5月16日上午,黎小辉以原告的身份,再次来到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法院出庭。上一次他来这里是2018年2月,为的都是同一件事。

  2017年4月,黎小辉家楼上的房子搬进了新的业主,这位新邻居将原来的4房2卫违规改建成9房9卫用于出租,此后,黎小辉家被楼上9个卫生间的漏水问题所困,至今已长达两年。

  走进黎小辉家,可以闻到一股明显的下水道味道,四周的墙壁已斑驳发黄,墙壁上的腻子一块一块地掉落。电视柜上摆着三个水盆,上方不断有水从天花板渗出,滴滴答答地落到水盆里。电视早已被搬到了窗台上,一家人已经两年多没看过电视了。

  厨房和卧室漏水严重,做饭时都要打着伞,小心污水滴进饭菜,床上时时刻刻都盖着塑料布,避免被褥枕头被打湿……用黎小辉自己的话来说,“全家像生活在一个弥漫着异味的仓库里。”

  生活上的困扰持续不断,甚至还带来了生命安全上的威胁。有一次黎小辉光脚进屋后,突然感到全身发麻,他怀疑是触电了,便慌忙赶去关上电闸,事后请人检查时发现,是漏水导致的漏电,维修师傅告诉他以后在家一定要穿上塑料拖鞋……

  起初,黎小辉希望通过与楼上业主的沟通解决问题。但是,对方拒绝沟通,拒绝改善房屋并继续出租。

  房屋漏水引起的摩擦不断,让黎小辉一家的生活不能回到正轨上,还闹出了好几次大动静。

  2017年12月的一天,黎小辉的妻子黄女士下班回家,发现卧室的被褥枕头都被打湿了,物业管理公司在核实情况后,关停了楼上的水阀,而黎小辉一家人则靠着亲戚急送过来的棉被勉强过了一个晚上。次日,黎小辉家的水阀突然被人关停,黎小辉打开水阀后,又被关停。

  黎小辉认为,这是楼上所为,选择报警,两名南宁市公安局兴宁派出所的民警前来调解。不过,在民警离开后,楼上业主用锤子敲打水阀致水管爆裂,导致整个单元停水。此后民警数次登门调解,最后都不了了之。

  黄女士告诉记者,现在的生活就是每天和楼上的租客拉锯,“有些租客知道漏水的情况,说自己用完水就关上,但其实大多数时候都没有做到,都是他们开水阀,我们再去关上。”

  黎小辉一家9口人都住在这套180平方米的房子里,两年来,他们一边忍受漏水带来的困扰,一边为此四处奔波讨要说法。

  2017年7月4日,新和平商场物业服务中心下发告知书,要求801房业主到物业办公室配合调查;

  2017年7月27日,兴宁区住建部门联合高峰社区工作人员现场勘查,并下发《房屋存在安全隐患的整改通知》,但直至整改期限结束,无果;

  2018年1月2日,在居委会、物业、派出所等部门的见证下,与801房业主进行第一次协商调解,无果;

  2018年1月22日,南宁市兴宁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向801房业主下达《综合执法检查通知书》,要求其到指定地点接受检查,无果……

  这期间,黎小辉多次向市长热线、物业公司、高峰社区、综治信访维稳中心、兴宁区房管部门等处投诉。据他粗略估计,自己去相关部门反映情况的次数有150次以上。

  “无果”二字频繁出现,皆是由于对方的不配合所导致,执法部门执法受到影响。各部门多次下达的整改通知书皆被该业主忽略,最近一次是今年3月17日,南宁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将责令停止(限期改正)违法行为的通知书贴到其房门上,要求业主在10天内改正违法行为,否则将由法院强制执行,同时根据其违法事实和情节作出行政处罚,依旧“无果”。

  每一次下达给楼上业主的整改通知书,最后都被黎小辉收集起来了。他告诉记者,所有投诉过的部门都很积极地处理此事,但是对楼上的业主却毫无作用。

  高峰社区和新和平商场的相关人员表示:“都不记得调解过多少次了。”新和平商场一名姓卜的物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每次去调解,楼上业主都不出来,打电话也不接。该工作人员说,业主一直以生病推脱,“他好像随身带有一份疾病证明,但是我们没有去探究过真实性。”

  广西南国法援公益律师服务团律师表示,由于个人住宅属于私人领域,法律法规对私人领域内的违法行为如何处罚、如何实施等具体操作上尚未有详细的法理依据,遇到像黎小辉这样涉及邻里关系的民事纠纷时,行政执法与相关规定存在一定脱节,执法难以立竿见影。若想强制执法,可以继续向行政部门或其上一级部门反映情况,行政执法部门取证后,责令其整改,对方若不履行,再根据行政强制法,行政部门按相关流程可进行强制执行。或者黎小辉向法院起诉,由法院强制执行。

  黎小辉最后选择了起诉。2018年2月,该案开庭,被告没有现身。5月16日上午8点半,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法院,该案一审第二次开庭,被告业主依旧没有现身,也没有代理律师出席,被告席空缺,法院继续开庭审理。

  黎小辉的代理律师黄富源告诉记者,这件事之所以会耽误这么久,主要原因是由于被告在送达程序上的不配合,以及故意利用相关诉讼程序把案件往后拖延。

  记者了解到,在2018年2月一审第一次开庭中,被告先是根据管辖权异议规定提出,由于其居住在广西全州县,应由广西全州县法院进行审理,兴宁区法院需要依照程序核实管辖权。此后,被告又多次以其他异议拒绝签收法院传票,在法院依照程序合理驳回被告提出的异议时,一审判决被拖延至今。

  在5月16日的庭审中,黎小辉一方的诉求与第一次开庭时一样,要求楼上业主对原有的2个卫生间的排水系统进行整治和恢复,拆除后增加的7个卫生间,赔偿从2017年至今对自己房屋造成的损害、误工费、精神损失费等。由于2018年2月第一次开庭后,被告方没有纠正自己的侵权行为,继续对外出租,导致原告黎小辉的房屋装修、物品的损害存在扩大和蔓延,黎小辉还需等待鉴定公司对房屋重新进行评估确定赔补。

  若被告依然不配合或抗拒执法,是否有机会强制执法?黄富源告诉记者,这要看最终的审判结果。

  此次审判结果将在一个月内宣判。黎小辉一家人希望,这是他们在房屋漏水维权路上的最后一次等待。

今日相关新闻

  • 直击泰国变性人的生活日常生活场景让人心酸!
  • 智慧生活将成现实生活场景
  • 国家形象设计当提炼文化精髓(设计之美·新时代
  • 数万村民过上城市新生活
  • 生活万岁完整版在线观看 高清无删减正版下载